时政聚焦-河南长安网

时政聚焦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时政聚焦
缉毒英雄贾巴伍各没有被报道的4个瞬间
时间:2017-06-20 08:35:26  来源:中国长安网   点击数:

中国长安网记者 王淑静

导语:缉毒英雄贾巴伍各的报道这几天已经屡次刷屏,但仍有媒体没有报道过的细节,留存在妻子、弟弟、岳母、同事永远的记忆里,听来让人落泪。所以,我们仍愿把它呈现出来给你,亲爱的读者,让我们,再送英雄一程。

妻子杨翕娴觉得愧疚。

“从出事到现在,看到他的各个群里都在发他的事迹,我也想发一个朋友圈来感谢一下他们,但是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说,才能表达出自己的心情。”

他的丈夫——贾巴伍各,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公安局的一位牺牲民警。6月14日在抓捕毒贩时不幸中弹牺牲。噩耗传开后,他的家人、朋友和同事纷纷在朋友圈里表达哀悼,有很多人发来信息关心、鼓励她。

16日上午,追悼会在县殡仪馆举行。让她没想到的是,沿途数十公里,数万人自发赶来送行,朋友圈再次瞬间被刷屏。

这两天,杨翕娴以截图的形式,把她和丈夫朋友圈中大家发的每一条状态、每一条新闻以及别人对她说的话都一一保存。

她这么做是为了鼓励自己要坚强,也是为了以后给孩子看。“不能让他们觉得是没有爹的孩子,我要告诉他们,你们的爸爸是英雄,爸爸还在,爸爸的精神还在。”

 

杨翕娴朋友圈的截图。

妻子杨翕娴:

“下辈子还要嫁给你,还要当你的妻子。”

从高中时代相识相知,到后来相爱、组建家庭,杨翕娴和贾巴伍各的感情充满了波折。

杨翕娴是家中独生女,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人,汉族,父亲杨平曾任厂长、党委书记,母亲是会计,家境比较优渥;贾巴伍各兄妹三人,四川凉山昭觉人,彝族,父亲曾任县民政局局长,母亲早逝。

民族和家庭条件的差异,曾一度让周围好友质疑、双方父母极力反对这段婚姻。

但两人感情非常好,相恋14年,从没红过脸,总是互相包容和鼓励,终于在2011年走进了婚礼殿堂。

正在举行彝式婚礼的杨翕娴和贾巴伍各

在杨翕娴眼中,丈夫贾巴伍各是一个话不多,性格内向的人,有时还会害羞。每当这时,他都会习惯性地用右手食指扫扫自己的鼻尖。

丈夫在外出警,不管多危险,她从来不知道最真实的情况。2016年末,在调解一起兄弟纠纷案时,贾巴伍各的左手不小心受伤,后来去医院拍片的时候,才知道是骨折了。

那天,杨翕娴正好陪同事来医院。看到楼下有警车,觉得好奇,给伍各打了一个电话,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。后来联系到他的同事,杨翕娴才知道是伍各的手受伤了。

她赶紧爬楼梯跑到外科,一到门口,就听到医生说“这只手肯定断了”,令她又气恼又心疼。

女儿一岁时的照片。

女儿英英(小名)一岁生日时,拍了几张照片。洗好后,伍各悄悄留了一张,放在自己办公桌上。

后来他被调到县公安局政工室,交接工作时,让杨翕娴帮他收拾办公室,临走前反复叮嘱——“一定、一定记得把女儿的照片拿回来,不要忘了。”

拿回来后,他小心地用湿纸巾把照片擦干净,摆在家里的沙发上,又担心被儿子划破,才把它放进了柜子。

五天前,在殡仪馆,杨翕娴坐在他旁边,握着他的手:“这辈子嫁给你,我一点都不后悔,后悔的是相处的时间不多,没有好好珍惜……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你,还要当你的妻子。”

弟弟贾巴吉杰:

“从那以后,他再也没有让我一个人站在那里了。”

伍各的弟弟贾巴吉杰,受到哥哥的影响,也当了一名警察。小时候,爸爸是村书记经常不在家,哥哥是家里的老大,要照顾他和姐姐,还要负责耕地、种粮食、放羊、放牛,10岁之后才有机会读书。

以前上学时,他和哥哥伍各在昭觉县城租房子住,伍各便照顾他的衣食住行,有一次他得了麻疹,晚上发烧,伍各连夜背他去医院,一直照顾到痊愈。

放假时,兄弟俩就要结伴回老家。有一年冬季的一天,天气很冷,雪下得很厚,雾很大。在回家路上,他们经过一片树林,伍各走在前面,他跟在后边。

突然,伍各叫了句:“站着不要动!”

他愣了一下,但没有停下脚步,继续往前走。直到渐渐在大雾中看不到伍各时,他才有点害怕。等了一会,还不见伍各来,他害怕极了,开始大声喊叫,一边喊一边哭。

这时他看见大雾中,有个人正飞快地朝他跑来。他想肯定是哥哥,就停止了呼喊。伍各在他面前停下,从披毡里拿出一只野鸡。

回去的路上,伍各告诉他,是看到地上有野鸡的脚印,担心野鸡就在附近,才告诉他不要动的。从那以后,他和哥哥经常一起去抓野鸡、野兔,但他再也不会让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了,怕他又一个人害怕地哭。

岳母:

“我应该更爱他的。”

第一次来女儿婚后的家,想不到竟是为参加女婿的葬礼。老人一边叹息,一边抹眼泪,对于她来说,这成了终生遗憾。

起初,她和老伴并不同意女儿和伍各的婚事。后来却渐渐被这个男孩的朴实和踏实打动。“他很尊敬长辈,从来都是默默地在一旁听着。别人托他办件事,不管多困难,他都尽全力办好。”

女儿结婚后,为了让两人安心工作,她提出要帮忙照看外孙女。当时,老伴在越西县工作,她和外孙女、近90岁高龄的公公在米易县,女儿女婿则在布拖县上班。“一家三口人,在三个不同的地方。”

“一个女婿半个儿。”伍各平时对两位老人特别好。但因为距离远,见面次数不多,她对女婿的成长经历并不十分了解。“看了网上他的堂哥吉杰写的文字,非常感动,觉得应该更爱他的。”

在贾巴伍各去世后,她用给孩子们写日记的方式,让女婿的印象留在纸上。“现在你们的爸爸离开了我们,我再不动笔把你们的爸爸在我脑海中的记忆记下,也怕等你们长大了,我也老了,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忘了,到时你们就不知道你们的爸爸是怎样的一个人……”

“你们的爸爸很少给我们谈工作上的事,他每隔一星期就要在派出所值班,我们总是盼着每两个星期后的小聚……”

同事乃古沙尔:

“‘走,我们要去办件案子’,是他常说的话。”

城关派出所的辅警乃古沙尔,和贾巴伍各一起工作了5年。在他看来,这个派出所所长是个“工作狂”,经常为研究一个案子,加班到很晚。

有时候,大家值完班累的撑不住,倒头就睡,他却还在上网翻看资料。等大家都睡醒了,他还坐在电脑旁。因为他的姓氏是“贾巴”,同事们都开玩笑地喊他“加班王子”。

要开展行动时,他不多说话,经常只是一句:“走,我们要去办件案子。”

令乃古沙尔印象深刻的一次是,2015年底的一天,伍各收到线报,说有三个人刚刚交易完毒品,正在往回走。伍各叫上他和另外两个同事,只说了一句“走,我们要去办件案子”。上车后大家才知道,原来是去抓毒犯的。

但是那天等了很久也没看到毒贩的影子。一两个小时后,乃古沙尔和其他同事都等的有点不耐烦了,伍各还是坚持再等一会儿 ,当时已经是晚上11:00左右。

后来,伍各下车打了一个电话,还要再往前继续走一段,看看情况。等了近四个多小时,连个人影都没看见,大家心里难免有点小情绪。发现这种情况,伍各对他们说:“你们干的是公安工作,不是在为我伍各工作。”

这时他才把收到的线报内容,全部清楚地告诉大家,说是有三个人带着毒品正在往县城方向来,今天务必要把他们都抓住才行。

后来车子向前开了一段,突然发现,在路边停着的白色面包车里有灯光。伍各觉得不太正常,观察了10分钟左右,车子还没动。他认定这个车有问题,带着大家抄到面包车后面。

果然,打开车门后发现,车里的人正在吸毒。

今年2月到3月之间,城关派出所一共破获了零包贩毒案件8起,有时候一晚上破获两起。凭着这些成绩,年初,贾巴伍各被评为全州十佳派出所所长。

“公安工作不能有任何马虎。”昔日这位所长的嘱咐仍在耳畔,只是人已不在……

(注:根据中国长安网要求进行推送)